Jäger wants to cuddle. Bandit doesn’t.

【原文地址】

【授权】

“Dom。”

往门口走到一半,他停下来,唇间叼着烟,打火机已经拿到了手里,他转过身面朝Jäger,Jäger古怪地看着他,在床上舒展着身体,头撑起来,仍然相当赤裸。“嗯?”他嘴里叼着东西嘟哝。

“Elias今天不在。”

他说话的方式暗示着Bandit应当从中理解到某事,但他想不出来那是什么事。“我知道。怎么了,你想让我往他床上扔点图钉等他回来?”

Jäger皱起了眉。显然这话不对——最近Bandit嘴里说出来的话大都不太对,虽然他很难搞明白为什么有的有问题有的却没有。“不。”Jäger慢慢地说,他听起来满心疑虑,就像那次他试着向Smoke解释为什么把十个拔了栓的破片手榴弹扔向他的设备是个坏主意。“我想的是既然没人会看到,你可以留下来过夜。”

噢,所以他是这个意思。Bandit感到不耐烦起来,他决定当个坏人,把烟取下来指了指Blitz的床:“然后睡在这里?为什么?”

他的问题得来一个白眼。“回床上来。我想睡在你身边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他好奇地问,因为Jäger专横又气恼的样子很他妈可爱,他会假装生气,即便双方都知道他对他是气不起来的。不过现在,逗弄他只能得到一张纹丝不动的不爽脸和无动于衷的瞪视,毫无威胁性,Bandit简直要笑出来了。在他面前,Jäger就像一只画着生气眉毛的小狗狗。“我他妈才不搂抱。你知道的。”

“别逼逼了,就当帮我一回。我们通常都没有这种机会,所以脱掉衣服给我回来。”Bandit开始表演,一边戏剧化地叹气一边把衣服脱下来,显得要多不情愿有多不情愿,然后跟香烟挥手道别,爬回床上。“我们不一定要搂着,我只是想要你在这里。”Jäger对他说,声音显得满足,并且还是没有犹豫地搂住了他,显然他是那种最糟糕的伪君子。他的拥抱模糊地让人气闷。

“我这样睡不着的。”Bandit声明道。他现在真心觉得恼火了,后悔自己让了步,他感到太热了,而且他的身体到处都被Jäger瘦长的肢体戳着。“一点都不舒服。”

“那你他妈就别睡。”不知为何,Jäger似乎也不怎么享受眼下的做法,他听起来和Bandit一样气恼。

“这主意糟糕透顶。”

“我的天,Dom,可他妈闭嘴吧,你字面意义上是全世界最大的混蛋了。”Bandit鼓起嘴,因为当他正在尽最大努力忍受这种折磨的时候,Jäger应该表现得如此急躁,因为他在努力,但他没法这样度过一整个晚上,如果Jäger让他再——“停下。”

“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想让我停下干嘛。我只是在,想想又不犯法。”

“你在喷气,还一副刚咬了一口柠檬的样子。或者说一副想把我勒死的样子。”

“还是那句话,想想又不犯法。”

“行吧,那我们换个位置。”他这句话想必是在说我们来把胳膊肘往Dom的肋骨上捅因为到头来他就是这么做的,两人都忍无可忍,于是他们不只是稍微挪了一下,而是进行了一场实打实的枕头大战,打到差点从床上摔下来,有两次Jäger肺里的空气都被挤了出去,Bandit还发现自己的伴侣其实特别怕痒。他们争抢着主动权,像切除了大脑的白痴一样咯咯傻笑,最后Jäger不知怎么地跨坐在了他身上,气喘吁吁,低头注视着他,眼神热烈,这眼神Bandit再熟悉不过了。

“你想再来一次?”他轻柔地问道,Jäger点了点头。他给Bandit的老二润滑,这玩意儿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之后不知怎么就硬了,然后在上面沉下腰,他看起来愉悦而美丽,也许他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——把Bandit惹恼直到来一场angry sex。不过他现在既然知道了,就决心要把这个计划给破坏掉,他把两人的位置翻转过来,温柔地操他,缓慢却是深深地顶进去,吮吸他的锁骨,Jäger拼命搂紧他,轻声呻吟。这与他们平常的做法很不一样,亲密得几乎让人疼痛,古怪地小心翼翼着,不仅仅是发泄。

完事后,他们不得不再次清理干净,Bandit全程都在抱怨,直到Jäger叫他去窗边他妈地抽根烟,于是他就去抽烟了,虽然嘴上抗议个不停,但还是感到舒适的放松和满足。抽完烟后,他回到床上,这次是出于自己的意志,Jäger立刻精神焕发犹如一棵圣诞树,并且再次抱住了他,抱得彻底用力过头了。

“你要是想再来一轮,直接说就是了。”他很不爽地向他指出。

“我现在这样就满意了,倒不是要抱怨。不像你。”疲倦感迅速地席卷了他的身体,有重量一般压在骨头上,让他的眼睛合了起来。性爱过后他总能睡得好一些,甚至也许连他们现在这样特别不舒服的姿势都可以无视,即使Jäger紧紧抓着他像是要溺水了一样。“来试一下。你侧躺着。”

他们挪了挪,直到Jäger挨着他的背化成一滩,在他的后颈上落下蝴蝶般的亲吻,抚摸着他的腹部……这样挺好。其实相当令人愉快,Bandit感到安全,他的腿有了足够的空间,肩膀也没有再被压住了。像这样他也许可以睡着。热量仍然是个问题,但如果忍受热就可以享受到Jäger用手带着爱意的轻抚以及鼻子时不时磨蹭自己的肩膀,那似乎还是合算的。

这时,他想起一件事,与整个情况有关。“如果你告诉别人我喜欢当小勺子,我可不会让你好受。”他嘟哝道,声音里的睡意想必减损了其中的威胁,因为Jäger仅仅是轻柔地笑了笑。

“我都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才爱你”,他答道,他的脑子想必已经因为疲惫而糊涂了,因为他说出了这种话却没有立刻恐慌起来,没有试图把话收回或者改口说成某种无害的意思,他平时是会这样做的。

Bandit突然很感谢Jäger看不到自己的脸。他脸上这幅迷迷糊糊的灿烂傻笑肯定会把自己给暴露的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