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dit is worried sick about Jäger and would never admit it.

【原文地址】

【授权】

某人在的事实是他的支柱,是一座防止他游离的锚,是一项使他不必独自一人的保证,只要他自己不愿意。但他仍然保持着独立,自主。有时他一个星期都不跟他说话,仅仅因为他能,他跟面前的女人们调情来检验他是否仍然明白——如果目的在于让她们恶心地皱起鼻子,那么答案是肯定的——,丢下几句本不必要那么刻薄的评论。不会有什么不同。尽管如此,他从不说不,从不拒绝,他会张开双臂欢迎他,其中原因他永远也没有办法理解。
大多时候,在别人看来他们像是朋友。Bandit经常跟他一起吃饭,在工作室,甚至不上班的时候,他们开玩笑,一块恶作剧;只有当Jäger的眼神变得有点过于柔软,当他挂着坦率的微笑向他打招呼,当他开始调笑回来——这种时候他就会再度无视他。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去。烦躁地回应。嘲笑他。他知道只要一有需要,自己立刻就能回去,能获得Jäger的全部信任,所以没问题。让他保持留心。他并不拥有Bandit,但需要被一次次提醒,以免误以为自己拥有。
他最喜欢的部分是在一段这样的时间之后,几天时间互不接触,他被强烈的冲动驱使(it culminates in him),把Jäger压到离得最近的家具上,把他困在墙面上,在最近的表面上操他,不需要说话,只需要两个人在同一个房间里然后,几乎立刻,Bandit的手摸遍他的身体,舌头伸进他的嘴里,腿抵在他的两腿之间,而Jäger允许他这么做——他渴切的呻吟和共犯行为让Bandit兴奋到全无理性,把他的情欲变成某种动物性的东西。(也有的晚上,他潜入Jäger的房间,不开灯,去骑他直到两人都喘不上气,对此他们谁也不说一个字,即使他忘记离开,留下来过夜,环抱着他,而Jäger要是想谈谈这件事的话,他很有可能会捂住他的嘴。)
Jäger前往事件地点之前就是这种情况,才过了半小时,他的脖子上能看到Bandit的齿痕,头发间有他的呼吸,他的精液从Jäger的大腿内侧淌下来,不过是不会向他指出这一点的。那项任务听起来当真是一团糟,像是直接从恐怖片里拿出来,再草率地砸到现实世界上,也许他该祝Jäger好运,或者开个蹩脚的玩笑,什么都行。然而,Jäger捧住他的脸像个笨蛋一样亲了他,仿佛他们俩有谁是事后会搂搂抱抱的类型,在他把抽动的老二深深送进Jäger的屁股里让他尖叫之后。他挣脱开来,嘲笑他,恶心地擦着嘴,离开了。没有时间说再见,在Jäger试图把这变成某种没品味的二流戏码之后没有那个时间。
·
但仍然,在他自己的嘴唇上,嘴唇的柔软触感留了下来,不急切,甚至是温柔的,不带情欲。(在黑暗中他们会这样接吻,在脱衣服的时候,同样Bandit会把两人拉近,在完事之后。)犹如嘴唇上的毒药,耗干他的能量,破坏他的自持,使他心情郁闷,坐立难安。但直到他听到那个消息后,它才积极地对他产生起不利影响,脸色死灰的Blitz传达了这个消息,他表情阴沉,这跟情况对不上,他怎么能如此平静,Bandit的嘴唇烧起来了。
他摇晃。他漂浮。他也许会变得独自一人,即使自己并不愿意。
Jäger紧急迫降了。Blitz说,他活了下来但受了伤。
Bandit不需要是个科学家也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——即使那三个人救出了他,他也完全有可能会……会变成——
Pulse坚称这既不是Ash也不是Thermite的错,Bandit越是惹他他就说得越大声,他一只眼眶被弄得乌青了之后得以走脱,而Bandit则搞断了至少一根手指,还对着跟SAS借来的医生信口攻讦,直到Sledge抱起双臂才停下,他的喉咙里塞满了没说出来的话,塞满了也许、但愿,这些话堵住了他的气管,缓缓地让他窒息。
·
直到他回来之前,他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。无论怎样努力搜寻,他脑海里也想不起食物不寡淡,对话不无聊,不感到模糊或失焦的记忆。他下陷。他徘徊。他独自一人。
Blitz的微笑显得毫无意义,直到他开始理解他的意思,Blitz得跟他重复三遍,样子显得越来越恼火,然后他突然清楚了,站了起来,跟着他走到外面,直升机旋翼下降时刮起刀子一样的风,吹得他眨起眼睛,他重新注意到了周围的色彩。他已经准备好了最棒的问候,尖锐但机智,一定能让他脸上挤出疲惫的微笑,他的嘴唇已经准备好要为那些单词的发音而弯曲。嘴唇的知觉回来了,但不再记得那柔软的触感,它们需要提示。
Jäger脸色苍白,大约掉了体重,也丢掉了所有耐心。他被隔离了太长时间,疲惫而厌烦地挥开了所有人。他径直走过他身边,离得那么近,Bandit能闻到他的气味,只要一抬手就能碰到他。他没有碰。他盯着他的后背。哪怕一瞥也没有。
不,事情不该是这样的,他不是那个被——
Blitz试着阻止他,跟他讲道理,告诉他Jäger需要休息,但他挣开来,跟随着他,一甩手把他们身后的门关上。漫长的时间里,他们看着彼此,Jäger累极了,垮了下来,Bandit的嘴唇在发痒。“你在这里挺好。”Jäger对他说,没有通常表现出来的那种害臊,“经过这么一场考验后我得好好来上一发。”
这话有讽刺的意味却不失风趣,让他嘴角牵起疲惫的微笑,他突然明确地意识到自己在等待(担心)的整段时间里做了一个决定。这一次,当他们向彼此坠落的时候,他们仅仅是依偎、抓牢、缠绕、紧握,Bandit想要回答但不信任自己的嗓音,不信任他自己。现在是他捧着Jäger的头把他固定住,这个亲吻尝起来有盐的味道,但即使Jäger注意到了,他也没有说什么。一吻之后他的嘴唇在刺痛,这感觉总体来说并不糟糕,所以他又一次吻他,感觉一切都回到了正确的位置。他不再因重压而弓下腰来,不再无所适从,而且远不是独自一人了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